首页 单身女正文

德州妹子微信号,没有一条凳子能坐到地老天荒

17 0
  1.   许多人都说蓝飞飞是一个倒霉蛋加无厘头的人。   开学第一日,蓝飞飞就令自己的名声传了出去德州妹子微信号,她扔向垃圾桶的纸团不偏不倚,刚刚好砸在男生宋楚安的头顶上。砸中后蓝飞飞没跑就算了,还走上前去慰问人家说:“同学,对不起啊,要不要到医院检查一下。”男生愣了三秒,吓得落荒而逃。   而当17班班主任何老师进教室上课时,发现蓝飞飞正站在最后一排哭鼻子。老师问荀炎炎:“同学,谁欺负你了?”蓝飞飞的回答是她的凳子是坏的。全班同学立刻哄堂大笑,在一片笑声中,蓝飞飞瞟到最前排那个在教学楼前被自己打中的男生。这个人就是宋楚安。   那天宋楚安把凳子借给蓝飞飞坐了四节课。下课后蓝飞飞猫着腰走到宋楚安面前还凳子,宋楚安说你叫蓝飞飞吗,凳子送你了。蓝飞飞啊了一声愣在那里。   2   蓝飞飞在凳子底下写上了:蓝飞飞专座。她想这条凳子一定要坐到高三毕业。   此后蓝飞飞有一段时间很不开心,因为班上来了一个叫徐风若的新生,跟宋楚安走得很近。其中考试,徐风若紧跟着宋楚安,全班第二。蓝飞飞很想在某个宋楚安必经的路口突然跳出来拦住他的单车,然后说请他吃最好约炮友的最好网站吃的冰激凌。可是当蓝飞飞真的跳出来时,她拦住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两个人。而且徐风若被吓得摔下了单车,腿蹭出了血。蓝飞飞呆在那儿不知所措。宋楚安扶起徐风若后,以凶恶的眼神看着蓝飞飞,骂她:“蓝飞飞,你不想要命了啊。”然后背着徐风若就往附近的医院跑。   蓝飞飞看着徐风若倒在地上的单车轮子,一下子哭了起来。   3   蓝飞飞哭不是因为宋楚安骂她。而是她觉得,宋楚安是真的喜欢徐风若的。此后的几天她看见,徐风若坐在宋楚安的单车后面。   荀蓝飞飞第一次从凳子上摔了下来。英语课的时候老师叫蓝飞飞回答问题。蓝飞飞没能够回答,她刚坐下去凳子就翻了。蓝飞飞一下子感觉手掌火辣辣的疼,但她没哭。在凳子滑倒的那一刻,蓝飞飞脑海里闪过的人是宋楚安。   蓝飞飞决定给宋楚安写一封信,问他有没有喜欢过蓝飞飞,或是一点好感也行。可是她终究没这个勇气。折腾到半夜12点,蓝飞飞趁爸妈熟睡时,悄悄翻出了老爸的酒。半杯五粮液被一饮而尽后,蓝飞飞终于洋洋洒洒写了五六页。边写边哭,脑子里一直想着宋楚安和徐风若。   写完后,她把信折成蝴蝶状塞进了一个匿名信封,用胶水粘了又粘。   那一晚,蓝飞飞直到天亮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时都还在做梦,她梦见宋楚安背上的人不是徐风若,而是她蓝飞飞。   4.   第二天蓝飞飞去取信,她把写给宋楚安的混在了里面,当作别人寄给他的给了宋楚安。那一节课蓝飞飞坐立不安,她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宋楚安。可是宋楚安没有看信的意思。   课间时,蓝飞飞终于看见宋楚安拆开了信。这一次她的凳子再次滑到,伤及左手。蓝飞飞的两只手终于都成了熊掌。她决定向老师请一个星期的假回家治疗。一个星期,蓝飞飞每一分钟都在看手机,她给宋楚安留了电话,可是手机屏幕上始终是那只呼呼大睡的小熊。   蓝飞飞因为想念自己的凳子提前回到教室。当她星期一去取信时,看见一封宋楚安的。蓝飞飞当场就哭了,因为,蓝飞飞认得出,信封上的笔迹,是徐风若的。   此后接二连三的,蓝飞飞看到收发室他们班的位置,躺着徐风若写给宋楚安的信。蓝飞飞学会了喝酒,她安慰自己办法是,将寒冷的空间装扮成春暖花开的样子。然后将签名换成:谁会给我写情书呢?   5.   期末考试,蓝飞飞在全班50个同学中排第49位。而就在她去拿成绩单那天,她收到了一封信。署名不是宋楚安,而是一个叫许则凡的男生。信里,许则凡说自己是一个大一的学生,因看到荀炎炎的空间,想和她交朋友。   蓝飞飞按照地址给许则凡回了信,蓝飞飞问许则凡:“你也会送我一条凳子吗?”   开学的时候,蓝飞飞收到了一辆美利达自行车,包装盒上写着“许则凡送”四个字。蓝飞飞哭了。因为那天是她16岁的生日。蓝飞飞整整一个上午都没离开过座位。下课时她才起身,然后把凳子搬到宋楚安面前,对他说:“宋楚安,谢谢你的凳子,现在还给你。”之后,她跑出了教室。   蓝飞飞转学了。她回到了母校十三中。许则凡再次来信,说:“蓝飞飞,转学了你要加油哦,我在大学等你。”蓝飞飞发誓,一定要考上大学。她把签名改了,改成:没有一条凳子能坐到地老天荒。   6.   2010年的高考,蓝飞飞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大学,但她最终并没有填许则凡的学校。她写信给许则凡说她喜欢的男生,其实一直是一个叫宋楚安的人。   蓝飞飞即将去北方了,她很想看看北方妖娆的雪花。走之前,她还是决定再给宋楚安写一封信。信上,蓝飞飞说:“我后悔扔掉那条凳子了,但是我决定忘记你了,宋楚安。”她把信投进了邮局的信箱。   蓝飞飞要走的前一天。宋楚安出现了。他骑着单车风急火燎地赶到十三中门口。蓝飞飞向老师道别出来,就看见了满头大汗的宋楚安。宋楚安把一封信递给荀炎炎,问她:“蓝飞飞,这是你写的吗?”   蓝飞飞接过信,怎么字好眼熟啊,愣了一会,才反应过来是那封写给宋楚安的情书。可是怎么署名是“徐风若”呢。宋楚安说:“蓝飞飞你这个笨蛋,你怎么会连情书上的名字都写错啊。”   啊,蓝飞飞才想起那晚自己在醉意中一直想着宋楚安和徐风若,会不会因为这误把自己的名字写成了徐风若的呢?宋楚安还告诉了蓝飞飞一个秘密: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许则凡,那些以许则凡之名写给蓝飞飞的信,都出自宋楚安之手。他本想以这种方式告诉她和他同考一所大学。为了让蓝飞飞相信,他竟找人刻了一个邮戳。   “真的吗,许则凡就是你吗?”蓝飞飞追问。宋楚安伸手指天说,如果是假的天打五雷轰。蓝飞飞哭了,她不知道,一直写信鼓励自己的许则凡,竟是她朝思暮想的宋楚安。   蓝飞飞啜泣三分钟后突然骂道:“宋楚安,你这个混蛋,你陪我的凳子!”   宋楚安转身,从单车后面解下一个凳子。蓝飞飞呆了,是她的凳子。宋楚安说:“送你的,北方很冷,你保重哟。”蓝飞飞看到,凳子上,宋楚安在她刻的字下面,又刻了几个字:“为谁守护地老天荒?”   宋楚安走了。他即将去南方以南,那个他在信里和蓝飞飞约定好的城市。蓝飞飞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。她想着这就是结果了吗?她低头看着面前的凳子,伸出手,触摸了一下。然后,她笑了,她相信,她会背着它的,哪怕是到地老天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