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单身女正文

真实的同城一夜情,我爱你,爱了许多许多年

13 0
  聂央央第一次见到左坚时是12岁。8月的黄昏,窗外栀子花的香味时远时近。夕阳斜照,16岁的左坚目光如冰,冷冷地注视着聂央央。他们身后,两个憔悴的女人对峙着。   央央冲到她们中间,目光如同小兽般凶猛:"你是个坏女人,你自己没有丈夫就来抢我的爸爸。"后半句话猝然而止——左坚已经横在了母亲身前,狠狠地推了她一把。央央往后踉跄几步,抓住他手腕,倾尽全身之力咬下去,自己被左坚挣开的力道甩到桌角。   场面终于停顿,央央被母亲搂回怀里,她听见对面女人瑟缩的呜咽声:"对不起。"左坚在他母亲旁边,目光比冰还冷。许多年后,这一幕在央央的记忆里仍鲜活如昔。那天过后,央央总会再想到那个黄昏,花香里女人呜咽的声音和那个冷漠少年。   初二的暑假,央央回学校出迎新板报,结束时正是中午,她撑把碎花伞回家,热浪一阵阵扑过来。突然就听见白行车声,几个男生挡在路中,"左,就是这个女生吗?"有人开口,伪装老练的声音。   聂央央把伞合上:"就是我。"   她径直走向左坚,声音清脆:"不要再做这样的事,左坚。"他的眉头缓缓皱起来。"你马上要高三,你的妈妈只有你。"语毕,她坦然走开。身后,左坚手握成拳。   7月骊歌悠扬,两场大考很快过去。路边栀子花香弥漫,央央在巷口看见一个挺拔的影子,是左坚。   "到北方来找我。"看见她,左坚目光阴睛不定,"三年后,我等你。"   她微拧着头,目光里一丝疑惑。蓦地,左坚冰冷的嘴唇映在她额头的伤疤上,她听他在耳畔呼吸:"聂央央,我会等你。"   三年,央央在心里念。水洗一般的青春。   北方的9月已经有肃杀的秋天气味,聂央央报到那天,穿深蓝衣裳,清白脸蛋,接待的师兄一脸惊艳。"你认识左坚吗?"她问。   真见到已是一周以后,左坚拿着足球,突然就看见了眼前的央央。个子已超过他下巴,细细的头发落在肩上。左坚动一动嘴角,身边的舍友钟朗却微微结舌:"左坚,这是谁?"   左坚沉默不语,央央颔首微笑。   校园生活简单明快,央央轻易得到上佳人缘,每天奔走忙碌,有几个男生或明或暗地表示好感。其间和左坚并不常见,他已是大四,寻工作是头等大事。而三年前那个泛着微香的黄昏在他记忆里仿佛已经消失不见,面对央央时也只是平淡神色。   央央终于答应那个一直对自己有好感的大三男生出游,眉目模糊,甲乙丙丁都没有区别。看了几场电影吃了几顿饭,脸上始终是冷冷笑容。   某个晚上看电影回来,走到校园附近,央央突然觉得被人推搡一把,转眼之间有粗哑声音近在咫尺:"把值钱东西交过来。"还不及反应,旁边男生已迅速掏出自己身上物件,见央央不动,竞伸手来拿。   "给他啊,聂央央。"男生着急。黑影渐渐逼近,下一秒,打横又冲出一个黑影。央央闻到隐隐的血腥气,黑影跑开,路灯下的后来人回过脸来,竟是左坚。   同央央一起的男生吓得无声无息,左坚受伤流血,仍不忘冷笑:"聂央央,这就是你男朋友?"   "你一直不肯放手,包里究竟有什么宝贝?"   "我的日记本。"写满左坚的日记本。   央央毕业的时候左真实的同城一夜情坚已经是个沉稳的建筑师,对于央央要留在这个城市的决定,他只简单点头。是钟朗帮她张罗前后。一个月后,左坚给她自己家钥匙,看她脸上的笑容缓缓绽放出来。   爱一个人自然卑微,万事万物都化为尘土。   她从花棚买回来十几株小小的栀子花栽在他阳台上,有风拂过,仿佛已有暗香浮动。给花浇水时他走到她身边,俯身看一排花苗。   "这是什么?"   "栀子花。"央央欢喜地答,全没注意到他脸上表情,"你还记得那个黄昏吗?"   左坚的手指倏然僵硬,抓起一株花苗破土拔出,面色阴沉:"聂央央,我讨厌这样的把戏。"泥土从指间落下,他转身离开。   钟朗接到电话赶到时,聂央央正在喝第四杯酒。钟朗握住她手,酒杯停在空中:"央央,一个你看不清的人,不要去爱。"   "他告诉我,16岁的黄昏是他永远的屈辱,你们碾碎了他们的自尊。他的母亲失去了一切,他要骄傲的你难过。"   "央央,一切只是程序。那个告别、大学的重逢,甚至左坚为你受的伤。他要你鞍山约炮微信号大全爱上他,渐渐没有自己。央央,我不能看着你这样下去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