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单身女正文

那些网站能够约炮 致曾经我暗恋的你

12 0
  致曾经我暗恋的你   你必须忘记了我姓甚名谁,或者说,你从未记得我。但是在这天这样的一个日子里,我想和你谈谈,谈谈我们的感情。哦不,是我的感情。其实我不打算告诉你,也不想写这封信,但是我忽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欲望,一种强烈的,想让你明白我的故事。这个故事很漫长,贯穿了我的前半生,能够说,没有你谷霖,也就没有今日的我。哪怕是多年后的此刻,我正在写字台上给你写着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信,此时此刻,我依然对你有这深深的爱恋,以前的我还试图告诉你,之后我放弃了,甘心当一个旁观者,看着你的生活不断好转,看着你逐步拥有了自己当初想要的生活。我很开心,因为你想要的是我所给予不了的,所以我由衷的替你高兴。其实想想也可笑阿,一个四十岁的北方汉子,憋了很多年的很多话,居然在这不惑之年开口了。   亲爱的,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你,因为我想不出别的词语来表达我对你的满腔爱恋和思念之情。我记得我十三岁那年,刚上中学,那是我第一次对旁人动心的时候。就应是初秋吧,空气中弥漫着雨后泥土的味道,树枝上的叶子已经开始飘落,在这样的一个上午,校园召开开学典礼,那是很无趣的全体大会。但是你成了我认真听讲的动力,因为我望见你了,那是我第一次见你,穿着一袭白裙,洁白无瑕,扎着清爽利落的马尾辫,那个时候女生都还不会化妆,但是素颜的你已经白的令人惊讶,我站在第一排,就那样看着你。你当然看不见我,谁会在黑压压的人群中寻找一个并不是那么出众的黑小子呢?最后,该到你代表新生讲话了,你的发言稿我一字未听,只是痴痴地凝望你。四分钟很短,一闪而逝,你走下来,不见在人群里,可你的身影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,很久很久,一向到此刻,我还记得你当初的样貌。记得我们的青葱岁月,一颗暗恋的种子,已经被你深深地植进我的心里,慢慢地生根发芽。那是一个男孩子对那朦胧感情的第一次认知,也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,很短,也很令人神往。   不久后,我又一次遇见了你,你可明白这两次相遇之间我有多么煎熬,多少相思,多少难过,多少次梦到了你,梦到你踏着轻盈的步子向我走来,每次梦醒之后都十分惋惜,慨叹梦境的短促和遗忘。第二次是晚餐之后,我去操场散步,远远的望见了你,你穿着校服,宽大的衣服被你改做了一下,穿起来显得十分合身,衬托出你曼妙的身材,你手捧着一本书在念,大概是单词本吧,念得十分认真,仿佛周围的事物都和你无关似的,我有意的围着你绕大圈走,时不时和你擦肩而过,但是都没能引起你的注意。你走的时候,我问了问身边的人你叫什么,他们告诉我你的名字:七班谷霖。哈,我们居然是隔壁班,我居然都没有发现,可能是我平时很少出班门的缘故吧。但是从那之后,我便每次下课都出去一次,去一次厕所或者是商店,这样就能够从你们班门口飘过两次,我也不好意思有意地伸着脖子去张望,只是装着不经意间瞥向你们班里,就是想看一看你坐的位置,你在干什么。你有的时候在安静的读书,做题,有的时候和同学聊天,你笑的时候可真是好看阿,嘴角扬起的时候脸颊上会有两个若隐若现的梨涡,煞是迷人。可惜,我没能与你同班,没有机会和你一齐上课下课。但是,即便我们在一个班里,也许我也没有勇气和你讲话吧。[由整理]   当然,你从来都没有发现过我,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,这对于我来说,既是完美的,又是无比煎熬。直到有一天下午,我飘过琴房,阳光是柔和的,静静地趴在玻璃上,黑白键在你手指尖反复跳跃,我不知不觉沉醉在这动听的琴声中,慢慢地哼出调儿来。你身着黑裙,优雅高贵,眉宇间散发出淡淡的平和。但是不久之后,琴声便停了,我急忙装作飘过的样貌,匆匆走过,我自己都能感觉出来我发烫的脸颊,我在你身后静静地走着。我心乱如麻,生怕你发现我偷听你的演奏,但是你似乎无暇顾他,因为我赫然发现你挽着另一个人的胳膊!那人的身材比我高大许多,面容俊朗,衣装整洁,风度翩翩。霎时间,失落、愤怒、嫉妒、难过,一系列的情绪冲击着我的大脑,我疯狂地跑回家,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,趴在床上不住地抽泣。良久,我渐渐的想明白了,或许只有那样的人,才能配得上你的光彩夺目,但是我内心还是住着一只怪物,它总是蠢蠢欲动,每当我望见你一次,它就占据我一次,我自己明白,我无法放弃你,我对你的爱从始至终都是没有变,只是中间隔了一个人吧,我也很多次,很多次极度的渴望转成你身边的那个男孩儿,哪怕一个小时、一分钟也能够。只可惜,我们始终没有交集。   亲爱的,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交谈吗,那是在全市三好学生表彰大会上,你就坐在我的身旁,你扎着马尾辫,穿一身浅蓝色的运动服。我承认,我的视线从未离开过你那弯弯的眉毛,虽然我心跳是那样的快,但我还是不敢和你交谈。你对我一笑,我瞬间觉得浑身发热,迅速低下头去,不再说话。   你看吧,那段时间我始终都是这样,含蓄,自卑,不敢与你交流,即便是成绩优异,受人褒扬,我也是始终觉得,我们之间有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,而这道鸿沟,也许是终身存在的。就这样,我对你的感情持续了整整三年,每一次相遇,每一次笑容,我都记在心里,但是你始终也未曾真正的认识我,我们的关系也仅仅止于那次的见面。纵使我对你感情那么热烈,我也始终没有勇气更进一步,我们恐怕连朋友都不算吧。就这样,我度过了自己最惊心动魄、最热血那些网站能够约炮沸腾的年纪,可能,也错过了最好的你。   之后阿,你还记得,你考去了北京的高中,彻彻底底地告别了这个十八线巴掌大的小县城,我呢,我成绩也是优异的,我也是和家里不断商量,我想去更好更远的地方去上学,但是父母不同意。我那皱纹渐渐爬满额头的老母亲说,她说,儿子,咱们上不起阿,学费高昂不说,你逢年过节回趟家都困难,家里实在是负担不起阿。我最后几度辗转,还是留在了家乡的高中。我以前一度愤恨,一度抱怨,我抱怨自己不能选取出身,不能一步一步拉近与你的距离,我恨不能将自己封闭,用所有的力气去想你,用所有的精力去爱你,亲爱的,你大概不会理解我的这种痛苦吧。我拼命地去读书高中三年读了几百本书,为的就是赶上你的步伐,我多么想,多么渴望和你一齐坐在一间明亮的教室里,上课下课,我多么期望一回头就能望见你的在笑,可惜这些,都未曾实现过。   高中的最后一刻,填志愿的时候,我很想明白你会报哪所大学,学什么专业。某一天,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,我听某位同学说,你报了中文,于是我所有的专业填的都是中文,只期望能够再一次和你相遇。可能是命运捉弄吧,也可能是真的无缘,我去了师范的中文,你学了经济。而我们的最后一次相见,也就是在大学的时候。那时我用尽了浑身解数,换来了一个交换生的名额。当我走近你的大学的时候,我犹如走进婚礼的殿堂一般欣喜,迷人的梧桐、可爱的灌木、漫天飞舞的杨花似乎都在为我谱写着感情的乐章,但是就在我喜极而泣的时候,却又与你重逢。   湖畔在微风的挑逗下水波荡漾,柳枝自在的舒展着身段,仿佛是新生儿一般。在湖边我望见了散步的你,雪白的衬衫,俏皮的短裙,你戴上了一副眼镜,显得比以前更加有韵味,你的美变了,不再锋芒毕露,而是变得内敛,可能是岁月的磨炼让你变得更加成熟,这让我对你更加着迷了。但是你的身边似乎从来都不缺少男人,尤其是比我优秀的男人,这些年我觉得我们的差距不减反增,而我对你的爱却也是不减反增,我内心痛苦万分,却又毫无办法。我匆匆的结束了这一次相遇,因为我笃定,你根本就不记得我如何添加附近约炮群,不,是不认识我。   亲爱的,此刻我在给你写信,怀着对你十二万分的热爱写着我这一生情感最为充沛的一封信,我不明白你会不会收到,也不明白你会不会读出来,但是我必须要写,必须必须要让你明白,这么多年,有一个男人的心里一向住着你,岁月磨洗,风吹雨打,从未改变。但是此刻,我要放手了,我想放手了,不是不爱了,我依然爱你,就像我第一天望见你那样。但是我不能再爱了,我的一生必须要有你,但是不能仅有幻想的你,没错,我是时候该结束这场暗恋了。亲爱的,我不见了,你就当我真的不存在过吧,这些年的感情,我回想起来仿佛就是一场梦阿,一个关于我们的感情的梦,完美,不容任何人亵渎。就这样吧,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响贪欢,一响贪欢阿!   亲爱的,我爱你!永别了!   这到底算不算是喜欢   暗恋思念的句子   还记得初中的暗恋   有感于音尘   曾经迷茫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