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单身女正文

寂寞同城约炮网站,一个男人的独白

20 0
  1995年的春天,我收到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。对方用阴阳怪气的腔调报出了我的姓名跟年龄,甚至连我的住址都说的一清二楚。我有些不安的质问她是谁,她似乎察觉出了我语气中夹带的畏惧。在静默几秒后,听筒那端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。原来是我的老同学,罗丹。   我有些诧异,如果没有记错,上次我们见面还是在初中的毕业典礼上,而从那到现在,已过了十个年头。我们先是客套的寒暄一番,听出我的声音有些烦躁后,她也迅捷的切入正题。她说,她想给我介绍一位姑娘。   对此,我深表怀疑,两个无交集十多年的人。现在突然找你,还要介绍姑娘给你认识。这怎么都说不过去。何况,她竟连我的手机号码跟住址都弄的一清二白,想必是从别人那打听来的。如此大费周折,让我不得不猜疑她的目的。   她说晚上要安排我们两人见面。盛情难却,我客气的答应,心里则准备好放鸽子。但在看到罗丹发来对方的照片后,我决定,我要去。我的表达能力有限,不知该怎么形容她的美。反正,就是那种双眼皮,大眼睛,皮肤白,嘴巴小,让男人一看到就会产生生理反应的姑娘。   罗丹还寄给我一份资料,上面详细记述了她的兴趣,爱好,择偶标准,甚至连三围都有。我照着上面,按她喜欢的口味打扮,聊她喜欢的话题。到时候,罗丹在一旁煽风点火,引线搭桥。这事,就成了。   我还是怀疑罗丹的目的,但思想前后,我想还是去的好,万一成了呢。何况,不过是去见一个女人,又能怎么样呢,去他妈的目的吧。   晚上七点,我们约在天成路中心百货大楼旁的一家西餐厅见面。我好久没来这家餐厅,不是因为换了装潢,而是太贵。我等了大概十分钟,见两个姑娘走了进来。虽然,我已记不清罗丹,但当两人站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依然通过排除法辨出了罗丹。没想到,十年了,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难看。   又是一番客套的寒暄,我想这真是每个人的必备技能。即便你不想具备,它也会在特定的环境下主动找上你。自始至终,我的眼睛都不曾离开刘洋俊俏的脸蛋。我们谈的很愉快,直到十点多,才不舍离别。唯一的插曲,就是当刘洋问我从事什么工作时,罗丹抢过去说我是一位写生派画家。当然,这跟我当时的迟疑有关,我总不能告诉她,其实我是个整天宅在出租屋里看AV的无业游民。但看着她听到我是画家,眼里流露出的爱慕与钦佩,我便决心把这个谎言贯彻到底。   之后,我们又陆陆续续的见过几次。人数也从最初的三个变成两个。到第五次见面的时候,她依偎在我的怀里,告诉我,她从未见过这么了解她并跟她志趣相投的男人。我突然莫名想笑,脑海里一遍遍翻阅着罗丹给我的资料。我亲一下她的额头,轻声说:"这,就是缘分。"   我最享受离别的时候,因为那意味着吻别。她的嘴唇是那样的柔软,仿若裹了温水的保鲜袋。像很多得不到对方身体的小年轻一样,我们每次都会吻很久,好像要奋力补缺交合的那块空白时间。即便如此,我也没忘记罗丹嘱咐我的话,我要让她怀孕,我要毁掉这个女人。   那是第一次见面后,罗丹又给我打来电话。也是这样,我得知了她的目的。她想利用我跟刘洋交往,牵扯她在工作上的精力,随着关系的进一步发展,骗刘洋上床,让她怀孕。罗丹说,怀孕是毁掉一个女人的最好办法。至于原因,则是刘洋的加入,让原本重视自己的科长不再热络,当然是不再跟她热络。每每看到科长跟刘洋有说有笑,她就气的直发抖。所以,就想出来这么一套损招,对付刘洋。   我一面感叹着女人心,海底针,一面思索着,为什么偏偏选择我。后来,我自己的猜测是,罗丹觉得让我这种屌丝来做,无论从视觉上,还是心灵上,给人的震撼都是更浩荡的。至于回报,就是让我占一些肉体上的便宜。很奇怪,我当时的第一反应经不是痛斥怒骂罗丹这种毒妇,而是算计着这场交易值不值得。也许是我觉得假如刘洋识破了我的身份,是定会离我而去的。   5月15,那天是她的生日。我买上蛋糕,带一瓶度数不低的红酒。准备趁她醉醺醺的时候,生米煮成熟饭。可就在路上,出了意外。在一段路口,我为了躲避突然冲上人行道的孩子,撞在了路边的电线杆上,折了前臂。康复期间,我的饮食起居全由刘洋一人包办,她还给了我一些精神上的安慰。渐渐的,我发现,我是真真正正爱上了这姑娘。所以,我决定摊牌。   我永远忘不了她当时看我的眼神。没有怒气,没有哀怨,有的只是张皇的惊愕以及深深没在它身后的失望。   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没见到她。去过她的出租屋,房东说她已经搬走了。期间,罗丹来过几次电话,我没有理会。我突然感觉像失去了信仰,死的心都有。直到罗丹发来一条短信,说晚上带刘洋跟我一起吃饭。地点还是那家西餐厅。看来,刘洋应该是没有跟罗丹挑明。我突然有些心疼她,而这些心疼中的一部分也转化为怒气的军刀,对向了罗丹。   刘洋还是那么漂亮,虽然瘦了些,但还是架不住她典雅的气质。那顿饭没有以往的热闹,全程基本都是罗丹一人在说,说的也都是些‘情侣间闹矛盾很正常’之类的话。不知为何,我竟变得有些感激她,毕竟她说了很多抚慰我们的话。现在想起来,我真是贱透了。   饭后,我送刘洋回家。那一路,我走的魂不守舍,心不在焉。如果把我放回餐厅,让我再走一遍,我绝对找不过来。这栋公寓比之前那栋要衰败很多,当然,也可能是周围光线不好的缘故。借着楼道里昏暗的橘黄灯,可以看见那些墙壁都因逾年历岁而显得残破斑驳。   进屋后,我们心照不宣的热吻起来,可能是憋的太久的缘故。我们从未那样猛烈,那样激情。在银光闪碎的阳台上,我们缠绵着,疯狂着,像两头发情的小兽。   过后,她依偎在我怀里哭泣,跟之前一样,我把对她的愧疚与怜爱转化为对罗丹的怨气。接着,我说出了令自己都匪夷所思的话——我帮你杀了她。也许是二中毕业的缘故,所以我时常中二。直到现在,我沉下心,才想通。也许我说那句话只是为了证明我爱她的决心,就像恋人间常常说我爱你之类的话,但说的时候也并不一定都是带有感情色彩的。我们不过是通过这样一种方式,让对方心喜罢了。   我的计划是周末约罗丹去常静镇烤肉,那边景色,环境都不错,关键清凉僻静,是避暑的佳地。当然,我更欣赏它的僻静。   五日后的周末,我向那边的朋友借来钥匙跟车子。他在那边刚好有一座空房子,且二楼还有一个偌大的阳台,是烤肉的好地方。开着绿色的桑塔纳,载着两位姑娘,我们上路了。那边的景色确实不错,空气甜净芬芳,漂亮的牵牛花夹道而来。只可惜,路况不好,高低不平,坑坑洼洼。等到目的地的时候,两位姑娘已晕的不明所以。我寂寞同城约炮网站安排两人在一楼稍作歇息,自己拎着需要的器具和原料上楼去了。   女人的嗅觉总是那么敏锐。尤其对两种味道,一种是美食的香味,一种则是男友身上沾有的其他女人的香味。两人闻到烤肉的香气,瞬间没了睡意,纷纷上来帮忙。我们烤了很多东西,有牛肉,羊肉,猪肉,玉米,连猕猴桃都没能脱逃。我们吃着,聊着,那晚多开心,坐在角落的我真的很风趣,我献唱一曲《逍遥叹》,那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。我真的很开心,以致于我完全忘记了此行的目的。   直到刘洋与我的一次对视,我的思绪才被扯回。我盯着阳台的围栏怔过几秒,走了过去。那的夜景真的很美,繁星当空,熠熠生辉。我招呼两人,叫她们一同欣赏这恼人的星空。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罗丹显得很兴奋。那围栏下方还高出一层水泥台阶,我算计着这样不太好推,除非加一段的助跑。但那样,我的计划就可能泡汤。   我尝试站上了那级台阶,一半脚处于悬空的状态。这一举动似乎给了刘洋灵感,她抓住这个机会,说要罗丹扮演Rose,她站在身后扮演Jack,而我,负责拍照。   毫无戒备的罗丹爽快答应了,她站上台阶,一半脚处于悬空状态,双目紧闭,双手伸张,好像在怀抱这个世界。我看一眼刘洋,那是一种扭曲的笑容,我从未在任何人脸上见到那种表情,那似乎不是人能做出来的。如果把那笑容移到一头凶恶的猛兽脸上,或许会更协调一些。   刘洋抡起了她随身携带的红皮包,包带绷得那样紧致,我怀疑里面可能放了有分量的东西。罗丹瞬间就东倒西歪了,看她向后倒来,我下意识的托了一把,可能是我用力过猛的缘故,竟把她推了下去。在听到砰的一声后,一切都恢复了平静。   我探出头,看着地上摆出了类似佛印形的罗丹的躯体,不禁觉得滑稽搞笑。   那是一种钝痛,有势大力沉的感觉,但那痛又好像石子投入静水后,水面泛起的涟漪,转瞬即逝。我感到双腿变的轻巧,似乎浮了起来,好像地球一下子没有了引力。景象加了深深的晕影,眼前能看到的只是一片绿。接着是那辆破车传来的鸣笛声,我很奇怪,它怎么就响起来了,那声音很大,刺耳的难受少妇漂流瓶。在听到砰的一声后,我闭上了眼睛。   再听到声音,应该是在医院。因为我闻到了独属它的气息。那声音很杂乱,有大夫的嘶吼,病人的私语,好像还有哭泣跟争吵。我也是从某个男人嘴里听到的,他说这人八成是植物人了。不知道是不是在说我,但很奇怪,我竟没感到一丝难过,可能往日堕落成性,如今病入膏肓,已达到了无所畏惧的地步,包括生命。只是可怜父母,我努力试着张开嘴巴,但好像除了意识,我什么都没有了。   自从意识恢复后,我就一直追忆1995年的那个夜晚,追忆罗丹落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。但每每到这里,我的头就开始痛,好像在故意抵触似的。但这都不重要了,只要她能来看我,我就很开心。哪怕,只能听到声音。   版权声明:   1、我爱故事网(5aigushi.com)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刊登,其他媒体及报刊未经许可禁止转载。   2、以上稿件来自作者:小天才阿阔(国建阔)投稿,通过E-MAIL投递,我方已支付稿酬。